萌比呀嘿

啦。

【仏英】这街头采访竟然该死的有趣

洋人不过七夕——没错,这就是我罢工的理由(bu

油管er第一人称注意

    “嘿大家好,我是————,没错!就是你们的坎拉,我假装在镜头这边听到你们的欢呼和鼓掌了。哎,摄像师再过来一点,嗯,好多了。啊让我来数一下,这是我的第六个视频了,我也有整整一百个粉丝啦,作为福利,我随机抽取了一位粉丝对今天的话题建议,呃,事实上也只有一位粉丝给我留了言。”
      
       我像个主持人一样准备了台词卡,卡背面还印了我的logo——尽管是在自家楼下五平米的打印店印的。但至少专业了不少。
     
    “嗯——让我来瞅瞅,这位粉丝说‘最近我的同学们都在讨论真爱戒指,我想知道更多人对它的看法。’呃……好吧,很有意思的话题,我觉得这得找情侣采访,来吧摄影师,跟紧我。”

       大街上的人形形色色,好在是周末,大家都比较悠闲轻松,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多了不少。
  
     “我看到啦——那里有两个人在腻腻歪歪,等他们腻歪完了我就去采访他们。”

     “嗨您好,我是街头记者坎拉,请问您们是否有时间?” 我尽可能摆出了最真诚的笑容。

     “乐意至……”
     “抱歉。”

       啊哦,两位的意见好像不太一致。

     “又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就当玩玩了。”谢天谢地,紫眼睛先生在被伴侣捏红了手腕之后依然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啊,我首先要确定一下,请问,你们的关系是——”

       紫眼睛帅哥拉起伴侣的手晃了晃——是明晃晃的对戒,
      “就两个月前的事。”
      “那祝你们新婚快乐!方便知道你们的名字吗?” 
      “弗朗西斯,他是亚瑟。”

       帅哥情侣中有一个不太爱说话,这不利于采访。
    
    “既然你们刚结婚,应该听过‘一生只能买一次的真爱戒指’吧,现在好像很流行这个。”
    
    “何止听过,这玩意儿弗朗西斯一共收着了八个。”亚瑟在说话时不经意地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来回转了几下,旋转着让它戴得更紧。

     “嗯?八个?那……您对象还真是受人欢迎呢。”我又仔细看了看紫眼睛帅哥,长得的确好看。

    “别听他瞎说,这是他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讽刺我之前的情感经历。”呃——话音刚落弗朗西斯就被踩了一脚。

     “请在‘情感经历’四个字前加上‘过于丰富’,谢谢。”

       场面有点尴尬。这和我所孰知的新婚两个月的夫夫好像不太一样。
     “那弗朗西斯还是最终选择了您,证明您在他心中……”

    “这位小姐您想多了,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受得了他,我这是牺牲自己,成全大家。”嗯,又是一脚。
       这对情侣的相处方式真是一言难尽。

    “那您们当初是如何认识的呢?一定是个很奇幻的经历吧?”我特意加重了奇幻二字。

     “高中,对没错是高中,我被老师罚站到走廊,结果看见走廊里也站着他——他隔壁班的。”
     “亚瑟看起来可不像是会被罚站的捣蛋学生啊。”我喜欢现在的对话环境。
    “那只是看起来而已,你还不了解——”
     “可以了,请您闭嘴好吗我亲爱的波诺弗瓦先生?”嗯,我开始相信弗朗西斯的话了——即使他还没说出口——显然亚瑟把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弗朗西斯先生还用卓越的翻白眼技术扮演了一位要被伴侣闷死的小可怜。
      
     “坎特,坎特……请帮我报警,拯救一个被冷血丈夫家暴的无辜帅哥……”
     “坎特,如果要播出的话,这段减掉,谢谢。” 
     “嗯……也许,我会吧。”
      当然不会!这么好玩的事一定要让大家知道。
     
    “回归故事线,你们在走廊相遇,然后呢?”
   “当时我跟他打招呼,跟他说‘嘿哥们,走廊里挺凉快哈’,这本来是个挺友好的开头,可后面我们的对话就不太友好了……”
    “弗朗西斯。不是你先挑的事吗?你都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有多欠揍。”
    “我那是开玩笑好不好?正常人都听得出来,然后我们发生了点肢体上的小冲突,最后双双被请进校长办公室。”
     
      “我知道我知道,按照剧本,你们两个从那以后就开始互相吸引,就跟小说里写的一样!”我们的采访话题是什么来着?不重要了。
       
     “不不不,准确的说,我们整个的高中生活都在致力于——”
     “让对方不爽。”
     “哦亲爱的,我就喜欢你准确的用词。”

    “那你们在高中时关系并不好?”我总算是抢回了话。
    “很差。”
    “我知道,差到都戴上戒指啦,哦对,当时是谁求的婚,我猜是弗朗西斯”

     “准确的说,我们当时谁都没求婚,脑子一热直接登记去了,结果也没看日历——4月1日,跟闹着玩似的。”
     “最可笑的是,登记的女士还提醒了我们两遍——‘确定是今天吗?今天是愚人节’,我和弗朗西斯一商量,管他妈的那么多,我就今天想结婚。”
       
      “你们那天一定不用排队了。”
      “何止不用排队?登记处的女士还送了我们一块芝士蛋糕,因为这是她上任以来第一对4月1日登记的情侣。”
       “不得不说,那蛋糕烤得真不错。好啦好啦,知道没你做的好吃。”关键信息点捕捉——弗朗西斯很会烤小蛋糕!
        
     “那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是否会拿着象征一生的真爱戒指去跟对方求婚呢?”
       老天,我终于把话题拉回来了。

   “珠宝公司的拙劣噱头罢了,何必当真呢。”
   “女生才会在意这个吧?”
    
     “啊?真的吗?”

    “我直接告诉你吧,不会,用那戒指求婚就相当于当众告诉别人——我以后一辈子就和这个傻逼过啦。并且也会给对方很大的压力。总之,我不喜欢。”亚瑟说的是实话,可是让人有点难受。
    “嗯?说的就跟我现在压力不大似的,我的戒指不给你了,冷酷无情老亚蒂。”
    “戒指管个屁用,婚都结了。”
    “承认你会把戒指给我很难吗?”
    “你是小孩子吗?”
    “告诉我嘛,我高兴了也把戒指给你。”
    “您可千万别勉强,我承受不起。”
    “啊——哥哥我的心好痛哦。”弗朗西斯娴熟的翻白眼技术又一次得到了施展机会。
    “给你!给你!给你行了吧!幼稚不幼稚啊你,二十好几的人了,丢人。”
       
     “那——很高兴认识你们!,感谢二位的配合,这个送给你们。”我示意摄影师拿出我特意准备的小礼物——两个特别可爱的钥匙扣,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青蛙。
    “弗朗西斯,这礼物还挺适合你。”亚瑟几乎是笑得花枝乱颤,不要质疑我的用词,因为真的,毫不夸张。
      
      总之他们喜欢就好啦。
      什么真爱戒指,只不过是一个固态的承诺嘛。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