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比呀嘿

啦。

【仏英】同居三十题——4.5.6


新年快乐――过大年搞大事的某仏英群304762012。

      唧唧歪歪谈恋爱向  虐文中的清流
       小学生文笔注意x
4.小少爷的起床气
        临近七月,盛夏灼人。太阳仿佛把一切有生机的事物都晒蔫了,而此时,就在法国巴黎,这个在浪漫方面颇有名气的城市里,一个着装考究的人正拉着一个蓝紫色的旅行箱,骚气地走在大街上。最新款的淡紫色墨镜,流苏的轻纱围脖,紧腿的牛仔裤把腿衬得修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个看似风流的东西代表的就是法国。此时此刻,我们的法国哥哥正打着电话赶飞机。
       “小亚瑟~七月快到了,哥哥我飞过去陪你呀”
        “你个baka,谁用你陪!我这么多年都没事!”
        “拒绝没有用哦,哥哥我会当成欲拒还迎的哦,我估计晚上就能到你那,晚上见ma chérie~”
        “你你你……!”
          英国伦敦
          月光悄悄地透过浓雾,撒了一地。
      “亚瑟把门开开嘛,把客人晾在门口可不绅士哦。”弗朗西斯背靠在门上,看样子已经等了一会儿。
      “我又没强迫你来,真是的!”亚瑟猛地拉开门,“我就不该告诉你我在伦敦还有住处!”有些日子没来的弗朗西斯显然忘了这间屋子门向里开的反人类的设定,不受控制地向后倒。本来抱着还能压一下亚瑟此生无憾的法叔却没料到亚瑟早已灵活的闪到了一边。
        “嗷!亚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国家!”弗朗西斯优雅地摔到了地上,“我要小亚瑟亲亲才能起来。”但亚瑟回赠给他的只是一个英式白眼。
        “好啦好啦哥哥不跟你计较了,这么晚了睡觉吧”弗朗西斯只好尴尬地自己站了起来,走向了卧室。
         “等等红酒混蛋,你不会想跟我一起睡吧?”亚瑟瞪大了眼睛,祖母绿的眸子十分好看。
     “要不呢,你想让哥哥睡沙发不成?这样可不绅士。”
        “……那我去睡沙发你睡床。”
        “那还是算了,哥哥我可舍不得小亚瑟睡沙发。那么Bonne nuit.,亚瑟”
         “晚安混蛋!”亚瑟关了灯,回到了卧室。
        古老的欧式钟表滴滴答答,时间在指尖流过。
         “咳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声把弗朗西斯吵醒,他揉了揉迷糊的眼睛,断断续续的咳嗽声让弗朗西斯清醒了过来。冲进亚瑟的卧室,净是让人心疼的场面。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英国绅士现在却缩成一团,汗浸湿了柔软的金发和睡衣,剧烈的咳嗽让床上的人近乎虚脱,被单上隐隐有血迹,扎的人心疼。弗朗西斯暗暗叹了一口气,爬上了床,轻轻环住亚瑟,在他耳边耳语:“别想那些事了,睡觉吧。”
          “为什么?为什么啊!”几滴眼泪从亚瑟宝石般的眼睛里滑出,打湿了鬓角,“我只是……想让他更好……”弗朗西斯沉默,只是安抚好怀中人颤抖的肩。亚瑟渐渐平复了心情,并没有介意弗朗西斯的拥抱,进入了苦涩又甜蜜的梦。
        “啾啾啾啾——”美好的一天从皮埃尔的啼叫开始,弗朗西斯打了个哈欠,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还抱着没睡醒的亚瑟,亚瑟正把头枕在弗朗西斯的胳膊上,还有一条腿架在弗朗西斯身上,怀中的人微眯着眼睛,时不时有类似于猫咪的呼噜声从嘴里穿出来。真可爱,弗朗西斯心想,他看了一眼表:八点二十。
        “小亚瑟起床啦都八点二十了”
          没有反应。
          于是弗朗西斯提高了一个八度:“亚瑟快起床啦我胳膊都压痳了!”
       “闭嘴!”亚瑟小声嘟噜了一句,却气势十足,他翻了个身,但是并没有从胳膊上翻下来,而是把被子盖到脑袋上,拒绝一切和外界的沟通。
     “哎?原来小亚瑟有起床气?那就有意思啦!”
      “小亚瑟?”
      “小亚瑟!”
      “眉毛子?”
      “小少爷!”
      “oh,sh/it!你特么有病啊混蛋!”随及就是一记飞踢。弗朗西斯找了个迷人的姿势,摔下了床。
          恩,自己也许不该这么作死。弗朗西斯摸着发麻的胳膊,想到。
5.关于做饭
        弗朗西斯也没有太计较被踢下床,毕竟他是全世界的初恋法国哥哥呀,怎么能在乎这种小事呢?还是先给亚瑟做早饭好了。打开冰箱,一阵死扛的清香扑面而来,幸亏弗朗西斯心理素质过强,才没有对着冰箱吐出来而是面无表情地倒掉。不得不说,亚瑟家里的食品原材料都是一顶一的好,只可惜做饭的人……
        弗朗西斯并没有做他擅长的精致法式早点,而是选择了王耀教给他的菜粥,他现在还记着王耀的原话是:“哎呦大兄弟你知道不,我去我弟王黑那待了几天,那的粥老好喝啦,想我这种老人阿,就不能吃太呴的东西,菜粥啊,对身体好!”
        “阿红酒混蛋你在厨房干什么呢,闻起来还不错。”亚瑟伸了个懒腰,脸眼睛都懒得睁开,凭借着嗅觉找到了餐厅,趴在餐桌上等饭。弗朗西斯解下围裙,香喷喷的菜粥被端了进来:“小亚瑟大早上的就喊我混蛋,让昨晚安慰你陪你睡觉的法国哥哥很伤心呐!”
         “谁昨天要你安慰了!明明是你……死乞白赖地爬上我的床……”亚瑟的底气也没有平时足了,昨晚迷迷糊糊的状态太丢人了,他可不能承认。
          “好好好,小亚瑟说什么就是什么。”弗朗西斯理了理耳边的碎发,在亚瑟旁边坐下。
        “这是什么?粥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餐不喝粥。”亚瑟毫不介意的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你先尝尝,这对身体好。”
          亚瑟舀了一勺粥,菠菜的清香在口中蔓延。还挺好喝,亚瑟在心里做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喂,胡子混蛋,这粥做的倒也不难喝,改日教教我。”
        “得了吧,你个味痴学不会的”
         “嘿!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你就在这住下吧,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哦我的天呐,你就算再恨我也不至于用这么凶残的方式吧。”

6.亚瑟的魔法厨房之炸厨房后的大扫除
          亚瑟不喜欢欠人人情。
          所以,他现在正在准备给弗朗西斯做“绝对害不死人顶多拉肚子的爱心午餐”。噼里啪啦的声音随着黑烟不断的从厨房冒出,弗朗西斯终于忍不住了,关上了正在播放肥皂剧的电视。发问道:“宝贝真的不需要哥哥我的帮助嘛?”
        “我早就说过不用了baka!还有你刚才管我叫什……妈呀怎么……又糊了!”
         弗朗西斯冲进了厨房,只看到正在致力于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事故现场的亚瑟。
        “内个啥……你先出去……”亚瑟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爬上了些潮红。
        “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怕你把厨房炸喽!你别做饭了,咱们收拾收拾厨房订外卖吧!” 
         “可是你不让做的啊,这可就不怪我了。”  亚瑟松了一口气,自己还真是不擅长做饭阿。
       “哦天,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别说话闭嘴。诺,把烤箱擦干净。”亚瑟递给弗朗西斯一块抹布,熟练地使唤起来。
         “要我说,亚瑟,做不好饭就不要做了,哥哥我给你做呀,你看你这烤箱,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哎呦我去!”一块抹布精准的糊住了弗朗西斯的脸,关键是这块抹布还带有仰望星空派特有的气韵。
       “眉毛子你你!”甩开带有奇香的抹布,正在一边坏笑的亚瑟显得十分欠揍。“看我魔法罢工少女的厉害!”弗朗西斯随手抄了一把扫帚,把扎人的扫帚头直接怼向了亚瑟。
        “woc混蛋你知不知道这玩意比你胡子还扎!吃我一记大不列颠拳!”
          ……
         “最大三岁,不能多了。”英吉利海峡如是说到。
         “你憋比比,两岁半。”dover港口说。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