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比呀嘿

啦。

周末,阳光,混蛋的他

   萌比xx/xxxxxxxxxxxxx
只要胆子大,天天寒暑假产粮(bu

       面前的英国人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给自己的茶杯又蓄满了水,目的性极强地溜达到了阳台,时不时抬头望向窗外,手指有意无意地敲着茶杯。

       第三次了。

       我们的弗朗西斯先生难得在周末还办公,毕竟对于他来说,最美好的三件事物不外乎懒散的周末,温馨的公寓和温度正好的咖啡。按照道理来说,弗朗西斯现在应该过着他认为最惬意的生活——在懒散的周末,在温馨的家里,喝着温度正好的咖啡——如果,如果能无视掉那位不断短信邮件电话全方位轰炸的智障甲方。

       伦敦的天气出奇地好,阳光透过窗子在地摊上框出了一个暖洋洋的方格,家里养的两只猫为了争夺那仅有的阳光还打了一架。
      
       周末不适合工作。弗朗西斯一向这么认为。毕竟周末的一切都比工作有趣,比如,把两只打架的猫强行掰开并且扣了它们的午餐小鱼干。
      
       奇怪的是今天亚瑟居然也有点坐不住。
       
       往常亚瑟在笔记本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渴了就麻烦弗朗西斯去倒水(弗朗西斯本人称其为“命令”)。饿?不存在的,工作起来的亚瑟柯克兰先生靠光合作用就能吃饱饭。这让弗朗西斯一度想把亚瑟连人带椅子带办公桌拖到公园门口,就像有人拿着花里胡哨的鹦鹉合照收费五元一次一样。如果是按照物种的新奇程度来定价,亚瑟估计得十元一次。

       今天的阳光的确好,好的就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好让人享受最后的时光。弗朗西斯想。而他面前的这个英国人,显然迫切地想出去,玩。

      噗。弗朗西斯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他决定当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应付这个烦人的甲方。毕竟让对方感到难受甚至发飙一直是他的人生乐趣之一。

      亚瑟现在无比郁闷。

      弗朗西斯一脸欠揍地盯着电脑,差点就让亚瑟以为他在认真工作了。

       亚瑟现在想出去,他心里知道,穿件薄点的衣服——没准可以是短袖,这样可以多晒点阳光。家里唯一可以被阳光晒到的可怜地方还被猫给占了。

      我不可能幼稚到去和猫抢地方,天,那只长毛猫真是越看越不顺眼。亚瑟想。

      第三次,亚瑟终于忍不了了,他认为对方肯定已经收到了自己的暗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主动提议出去走走,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放下手头这该死的无聊工作。

      啊基督耶稣,亚瑟明白了,那个天杀的混蛋是故意的。

      亚瑟放下手中的茶杯,直接冲到弗朗西斯面前扣上了他的笔记本。

      “嘿,你干……”
      “你是故意的吧。”
      “我干什么了我就故意的,你这样说我好冤枉的。”
       “你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还在这个屋子里待着,邻居那个八年不出门的老太太都去遛狗了。还有,你最好有随时保存文件的好习惯,如果没有的话只能怪你自己。”
      “想出去走走可以直……”
      “我建议你闭上你的臭嘴,在我把主意改成自己一个人出去然后把你反锁在家之前赶紧换好衣服。”
      “邂逅紫罗兰?”
      “我不喜欢那家餐厅。”
      “你可净瞎说吧,上回就你吃的最多。”
      “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吧。”
      “唉别,开玩笑开玩笑。好久没去利维公园了。”
      “随你,我无所谓。”
      “那就去利维啦!”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