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比呀嘿

啦。

海上. 楔子


史诗巨坑x




这是一个适合于任何悲情故事开头的一个雨夜,雨点轻轻地,像芭蕾舞那样的踮起脚尖在地面上转圈,海浪声几乎听不到,只有水花拂过沙面那微乎其微的声响。

而此刻,我们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正在他那间颇具格调的小医馆里翻着一本诗集——至于为什么要在海边开医馆,出海捕鱼(或是出海干点什么其他事)的人总是避免不了受伤,于是从小就机智聪慧并深受海军父亲影响的弗朗西斯长大后开了个医馆,嗯,理所当然,合情合理。

总之,弗朗西斯的小医馆开得不错,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好。

诗歌达到了高潮,雨声似乎也大了些。弗朗西斯惬意地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切,他把诗集摊开放在腿上,顺手拿了个精致的书签别在书里,留了个勾人的结尾给明天——他总是这么做,平凡的生活让人对明天提不起来任何别样的兴趣,而这么做,也是为日子增添了不少情趣,弗朗西斯热衷于提升生活的质量和情趣。

显然今天上帝并不想给弗朗西斯一个像往常一样的夜晚。

就在弗朗西斯准备好再回他的梦中情人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在雨夜中显得吓人的声音。他几乎是刚推开一条门缝,手腕就被一只沾满泥沙的手死死抓住,门也随即被粗暴拉开发出痛苦的呻吟,面前的人扶着门框勉强站立,帽子遮住了脸,血顺着仅仅露出的光洁下巴往滴,声音虚弱但又能让人清晰地听到

“我.......要活下去。”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