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比呀嘿

啦。

有病的脑洞系列1

dover有病的脑洞1

萌的一比的萌比
        
  
大概是特工设定√

       “亚瑟。”弗朗西斯把因为结着血痂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捋到一边,“我就知道你会来。”
        “那当然了,我还要让你活到老到掉光头发的那一天,你要知道,我盼着那一天整整盼了十九年——从三岁开始。”亚瑟蹲下身子想要扶他起来,弗朗西斯笑着摇头,指着小腿示意对方自己的腿伤恐怕只能等担架来抬走了。
        亚瑟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做出了一个令他无比后悔的决定——把他这个一直看不惯的家伙拦腰抱起,事实证明人不能在紧急情况下随便做决定。
     “唉唉轻点,扯着伤口了。”弗朗西斯对亚瑟的这个举动表示震惊并以惊人的速度地享受了起来。
     “闭嘴,弗朗西斯,你再说些没有用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放下,然后出门告诉那群人‘哦——天哪,我们的波诺伏瓦先生在这次任务中英勇牺牲。’”亚瑟把脸贴近弗朗西斯威胁道,顺便还因为走路不看道差点撞到柱子。
         可惜的是,弗朗西斯显然还没有看清局势,生命不息,作死不止:“别不承认,你还记不记得上回你受伤,我抱得有多小心……唉!亚瑟!亚蒂……有话好好说!”
        亚瑟柯克兰一向言出必行。
        亚瑟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跟忘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弗朗西斯显然也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个时候说点好话没准亚瑟就心软了,然而他的嘴就像是专门为了怼亚瑟而生似的
         “你看看,你还是放不下……”
          “想多了。”亚瑟郑重地从衣服中的口袋里掏出了弗朗西斯最熟悉的三色旗——这旗子足足有一人长,就像——就像是专门——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想起那个词,自己国家的国旗就盖到了自己头上。
       “你的国家会记住你为他所作的一切,弗朗西斯。”
          哦——那个词叫国葬来着。
           最后,亚瑟在一声声“亚蒂我错了”中毫不动摇,毅然决然地走向大门口,隐藏功与名。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