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比呀嘿

啦。

仏英 恶魔先生与吸血鬼先生

    诡异的文风√
    可能会有的后续√
    摸鱼啦√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现在很无奈。
       准确的说,他现在正在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吸血鬼按在墙上。
       这事说出去可能有点丢脸,但是不得不提,波诺伏瓦先生是个恶魔,实力还挺强的那种。
      就在几分钟前,我们的恶魔大人正在跟他的两个狐朋狗友一块儿喝酒,也不能说是一块儿喝,毕竟贝什米特先生和卡里埃多先生全程似乎只是在劝酒。至于为什么劝酒,我们待会再说,不然故事会显得太拖沓。
      按照剧情来说,波诺伏瓦先生应该晃晃悠悠地回到他那座足够大的城堡里,路上也许还会摔进垃圾桶里再被好心的妖精小姐拉出来。最后往他的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想地睡一觉,再来迎接更糟心的一天。
      但是亚瑟柯克兰先生显然没有看过剧本——他本来应该在第九章才能出场——也许是看过了也没有当回事。柯克兰先生身为一个吸血鬼,身边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血仆,这在吸血鬼中的确算是个糟心的事,毕竟每天去找个倒霉蛋吸血可一点都不轻松——更何况吸血鬼们的口味还不是一般的刁,普通的血他们还真的是懒得吸。
      于是柯克兰先生正在无聊但是有目标地晃荡在大街上——寻找着一个还算说的过去的人凑活着填饱肚子。补充一句,柯克兰先生现在饿得很。
      然后,波诺伏瓦先生就这么不凑巧地进入了柯克兰先生的视野——毕竟现在可是半夜,街上的人本来就少得可怜。沉着冷静的柯克兰先生在看到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后用他被饥饿蚕食后仅剩的一点理智思考了以下问题:
      1.他是不是也是个该死的吸血鬼?毕竟碰到同行很尴尬的。很遗憾波诺伏瓦先生并不是个吸血鬼。
      2.好不好喝?酒味太重了不过感觉还不错?
      3.好吧实话实说柯克兰先生实在找不出来第三个问题来劝说自己再等下一个目标,他满脑子都是咬破血管时猎物惊慌失措的尖叫以及血液淌过喉咙的快感。
      接着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波诺伏瓦先生表示很懵逼,直到被按在贴满劣质海报的墙上后他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波诺伏瓦先生声明完全是酒精的作用。柯克兰先生对于对方并没有大惊失色这件事感到很不爽,就顺便补充了一句:
      “我,吸血鬼,吸血。”
      “哦。那我是不是该一边喊救命一边跑?”
       波诺伏瓦先生显然还不清晰自己现在的处境,这句听着有些欠打的话成功激怒了吸血鬼先生,前一秒还为怼了一句对方而洋洋得意的恶魔先生下一秒就收获了柯克兰先生歪着头在脖颈处留下的牙印。
      面前的吸血鬼力气大得吓人,况且自己还喝了酒,波诺伏瓦先生为自己不做出任何反抗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既然有些事必定会发生,那就顺其自然呗,就当被蚊子咬了——嘶——这蚊子咬人有点疼哎。
      “哎,你能不能轻点,又没人跟你抢。”
       “啧,你长得可真矮。”亚瑟活动了下脖子,低头撇了眼对方没有曲腿后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那还真是麻烦您了,对于不能让您舒舒服服的吸血我表示很抱歉。”
       这句话成功又换来了一个在肩膀上的牙印。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