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逼.jpg。萌比

在磕司马则天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论屏蔽词的重要性(1)(2)



4.8Dover日快乐鸭


      今天,弗朗西斯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或者说,弗朗西斯奇怪地收到了一封信。  

      拜托,都2018年了,谁还写信啊?——恐吓信都晋升为恐吓短信了。

      这信封是牛皮纸的,摸起来手感还不错。

    

     信封的最下端有两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你好,陌生人,再打开信之前,先容许我问一个问题——您是否拥有一个名叫“Sicnar”的游戏帐号?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祝您拥有美好的一天,并且无视掉这封信;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请您打开这封信。


      弗朗西斯歪了下脑袋,在短短一瞬间畅想了下这也许是什么魔法世界的邀请函,随及就打断了这个中二的想法。自己的游戏账户名的确叫Sicnar,弗朗西斯打开了信封。


“陌生的Sicnar,


   展信佳。


      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7月14日傍晚6:00左右,您刚刚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我指是在游戏中。不得不说,您的游戏技术非常高超。


      可是,您的一些所作所为,不大令人佩服。比如在队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袭您的队友,这很难以理解。


      在游戏结束后,我试图和您沟通。可这破游戏的屏蔽词实在太他妈多,在您看来,我只是发了一堆星号。


      本来也不是大事,我也没有生气。可是现在是凌晨两点,我的论文死活写不出来,窗外的猫叫个不停,我的眼睛疼得难受,周围的一切都糟透了。


      我现在很烦躁,急需找一个人出气,很抱歉,再过去的24小时中,只有您让我如此不爽。

      千言万语,总结起来就是——

      操您妈,傻逼。

      哦对了,提醒您一句,不要在游戏中把个人资料登记得太详细,比如家庭住址。       


                                           在游戏中无辜死亡的队友”

     

      弗朗西斯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理解了信的内容,然后又花了半个小时在床上一边笑一边打滚。

      世界大了真是什么事都会碰上。

      身为一个铁血真汉子,被骂了应该怎么办?当然是骂回去去了。


+2

     信息时代,写信成了一种浪漫。

                                          ——弗朗西斯


     当然也取决于你写的是什么。

                                          ——弗朗西斯


      信是从巴黎的一个大学里寄来的,用英文写的,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巴黎的交换生向来是文化融合的象征。


       倒回三天前的游戏记录并不容易,信里精确的时间让弗朗西斯很快确定了恶作剧的罪魁祸首——用户18630995827,没错,原始用户名。


      弗朗西斯随手发了句“呃,您好?”

       

        *对方已将您拉入黑名单*

            

       *是否申请解除*

    

       “是”

     

      *对方拒绝了您的请求*


      良好的个人修养让弗朗西斯遏制住了骂人的冲动。


       弗朗西斯虔诚地冥想了一个沙漏的时间,终于从陈老严谨的古埃及文化中获得了太阳神的启示——弗朗西斯当机立断开始找信纸,找笔,一定要高级钢笔,带着暗香的彩墨,火漆等等等等。法兰西人从来不缺花里胡哨的文艺东西。


      在这一霎那,弗朗西斯找到了给初恋写情书的感觉,那时候他十二岁,对方是个短发的小姑娘——不会骂人的那种。


        伟大的人仅仅因为简单才显得崇高。 这是王尔德的名言,啊或许是丁尼生的。这不重要,反正英国佬都一个b样。言归正传,弗朗西斯深知再刻薄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自己内心波澜壮阔宛若宇宙大爆炸的情感,于是他抬笔


  “亲爱的用户18bulabulabula后面我懒得记


           展信佳 。

            ?

       

                                                 Sicnar  ”


      小小的一个问号,包含了多少的不解与委屈,灵秀之中有不屈,幽默之中有歉意,妙,妙不可言,弗朗西斯深深地为自己的文学素养折服。


       根据来信的地址,弗朗西斯准备把回信寄出去,邮局里的人三三两两,显得有些空落,有位上年纪的人暗声说:“多好啊,现在的年轻人还知道写信这回事呢。”弗朗西斯偏头,朝她笑了笑。


      四天后,保安室的大爷一通电话把弗朗西斯从被窝中叫下了楼。


       那个人居然还真又回信了,也是够无聊的。拆开信:

 

       “你以为你他妈是雨果?还问号呢,问你头个鬼。”


       好一个不讲礼貌的臭屁英国佬。弗朗西斯愤愤不平,之前误伤队友的愧疚之意荡然无存。打开电脑准备干点正事,却又看到有游戏好友发来了消息

         

       *用户18630995827通过了您的好友申请*


*用户18630995827      2天前: 


       信里言语过激,退不回来了,抱歉。


*Sicnar    一分钟前 :

      

        你也知道言语过激?


*用户18630995827      一分钟前:


         。


*Sicnar     一分钟前:


         ?


*用户18630995827      一分钟前:


         ……


*Sicnar       一分钟前:


          你这用户名是你电话吧


*用户18630995827       一分钟前:


          不是。


      

*用户18630995827        一分钟前:


         真不是。


       “您拨打的用户忙,并且翻了个白眼。”


      


  


至弗朗西斯的纸飞机

国设意识流


       已经忘了时间的源头,很长时间了。

       

       “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干什么”。这样简单的问题,却没有标准的答案。我讨厌事件的不确定性。

  

         我是谁?是人民的代表吗?可我明明有自己的思想,哈,你在这一点上估计更有心得。每一次的革命,每一次的暴乱,心脏持续不停地、刀剜一样地疼,你应该记得要比我清楚吧。

        

        我是这个国家的象征吗?就像一个吉祥物吗?装模作样地开会,只是在传达上司的想法罢了。那么,在这个国家成立之前,我是什么呢?或者说,那时候,我是否存在?


       咱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无限的生命象征着无限的悲欢,我其实倒是不太在乎这个,倒是你,很难受吧。卖冰激凌的老太太去世了你都在意。(不得不说,她家冰激凌真的很好吃,我为她献上我的五秒默哀)(顺便,多谢领路以及请客)


        互联网是个好东西,但是我不喜欢,这并不冲突。身份的保密愈发麻烦了,我查了,你在黑市里的身价2800万欧,我要是缺钱花了,这也是条不错的路。


        我居然会写这种毫无逻辑的话,真实疯了。


        真的,你这个人也挺讨厌的。我那个七月病,所有人都知道吧。你藏个什么劲呢,我就知道那次会对你有影响,你骨子里还是骄傲啊,愣是瞒了这么些年。


       还有,止痛药对咱们没用,别仗着自己身份为难药剂师,就你那个一瓶子一瓶子地灌,浪费。


       刚才看了眼新闻,阿尔弗雷德是牛逼了哈。


       收回前几段的话,我还比较在意某些人的去世,刚才想到王尔德了,跟他挺聊的来,他以为我是个云游诗人。可惜,生错了时代。


        有时候会想念在海上的日子,那是真的舒坦,我喜欢海,真的,以我自己的意愿喜欢。我喜欢船,喜欢船上的帆,喜欢那副被你说装模作样的眼罩。哈,我忘了,你晕船。



        话说你们现在海军也不错了,怎么还晕船啊,你这不行啊兄弟。


        困了,不想写了。


        我这信是直接叠了个飞机扔海里了,弗朗西斯,你要是真能收着,那你也挺牛逼。


      


公车.gvi

沙雕小段  不行再这样沙雕下去我要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今天真他妈倒霉,围着新买的围巾坐公交车,公交车司机一个急刹车,有个英国佬死命拽着我围巾,差点没把哥哥我给勒死。英国佬还不道歉,重新给我系上的时候态度也不好,骂骂咧咧的,最关键系得还不好看。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小男朋友的份上,我早揍他了哼。


                                   


[仏英]第二爱好

   阅读学历要求:小学五年级学历(bu


       事实证明,工作时间=总工程÷(甲工作效率+乙工作效率)这个等式并不能确保在任何条件下成立,等式有且仅有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即,甲为某个叫亚瑟的英国人,乙为某个叫弗朗西斯的法国人。这时工作量将和工作时间、两人程夏季巴波动趋势的工作效率、两人吵架次数成四维函数关系。总结成一句话——呃,抱歉,还真不能总结成一句话。

@

     “弗朗西斯——”


     “再给我半个小时,图就能出来。就半个小时!唉?你们方案出来了?”


     “没有。”


     “那你这么着急要设计图??”


     “甲方,我。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


     “我看你就是针对我。”


     “嗯。是的。顺便说一句,在沙发上办公会降低工作效率,并且看起来很不正经——哦,我忘了,你本质上也不正经。”


     “哦上帝,您为什么就不能救救这个被无情冷酷英国佬欺负的兢兢业业法国人呢?”


       “哦我亲爱的弗朗西斯,静下心来仔细倾听,你就能听到上帝的低吟‘滚去画图’。”

     

       弗朗西斯在工作的重压下脑子已经短路了一半,实在想不出什么英国特色的尖酸刻薄俏皮话,只好无奈地抓了抓头发,仰天长叹。


      而罪魁祸首英国佬的心情却格外的明朗,灰色的工作日好像也有了明媚的变化。顺便,看法国人吃瘪是亚瑟第二持之以恒的兴趣爱好。

    

       


最近很火的sb大战(误
关键词:互相扔石头,粗俗手势,但是英国不接受。

【仏英】论屏蔽词的重要性

逻辑十分沙雕
看着玩就好

      今天,弗朗西斯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或者说,弗朗西斯奇怪地收到了一封信。  
      拜托,都2018年了,谁还写信啊?——恐吓信都晋升为恐吓短信了。
      这信封是牛皮纸的,摸起来手感还不错。
    
     信封的最下端有两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你好,陌生人,再打开信之前,先容许我问一个问题——您是否拥有一个名叫“Sicnar”的游戏帐号?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祝您拥有美好的一天,并且无视掉这封信;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请您打开这封信。

      弗朗西斯歪了下脑袋,在短短一瞬间畅想了下这也许是什么魔法世界的邀请函,随及就打断了这个中二的想法。自己的游戏账户名的确叫Sicnar,弗朗西斯打开了信封。

“陌生的Sicnar,

   展信佳。

      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7月14日傍晚6:00左右,您刚刚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我指是在游戏中。不得不说,您的游戏技术非常高超。

      可是,您的一些所作所为,不大令人佩服。比如在队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袭您的队友,这很难以理解。

      在游戏结束后,我试图和您沟通。可这破游戏的屏蔽词实在太他妈多,在您看来,我只是发了一堆星号。

      本来也不是大事,我也没有生气。可是现在是凌晨两点,我的论文死活写不出来,窗外的猫叫个不停,我的眼睛疼得难受,周围的一切都糟透了。

      我现在很烦躁,急需找一个人出气,很抱歉,再过去的24小时中,只有您让我如此不爽。
      千言万语,总结起来就是——
      操您妈,傻逼。
      哦对了,提醒您一句,不要在游戏中把个人资料登记得太详细,比如家庭住址。       

                                           在游戏中无辜死亡的队友”
     
      弗朗西斯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理解了信的内容,然后又花了半个小时在床上一边笑一边打滚。
      世界大了真是什么事都会碰上。
      身为一个铁血真汉子,被骂了应该怎么办?当然是骂回去去了。
      
       未完……先扔个小脑洞,要开学了,三党,更新随缘。

【仏英】这街头采访竟然该死的有趣

洋人不过七夕——没错,这就是我罢工的理由(bu

油管er第一人称注意

    “嘿大家好,我是————,没错!就是你们的坎拉,我假装在镜头这边听到你们的欢呼和鼓掌了。哎,摄像师再过来一点,嗯,好多了。啊让我来数一下,这是我的第六个视频了,我也有整整一百个粉丝啦,作为福利,我随机抽取了一位粉丝对今天的话题建议,呃,事实上也只有一位粉丝给我留了言。”
      
       我像个主持人一样准备了台词卡,卡背面还印了我的logo——尽管是在自家楼下五平米的打印店印的。但至少专业了不少。
     
    “嗯——让我来瞅瞅,这位粉丝说‘最近我的同学们都在讨论真爱戒指,我想知道更多人对它的看法。’呃……好吧,很有意思的话题,我觉得这得找情侣采访,来吧摄影师,跟紧我。”

       大街上的人形形色色,好在是周末,大家都比较悠闲轻松,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多了不少。
  
     “我看到啦——那里有两个人在腻腻歪歪,等他们腻歪完了我就去采访他们。”

     “嗨您好,我是街头记者坎拉,请问您们是否有时间?” 我尽可能摆出了最真诚的笑容。

     “乐意至……”
     “抱歉。”

       啊哦,两位的意见好像不太一致。

     “又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就当玩玩了。”谢天谢地,紫眼睛先生在被伴侣捏红了手腕之后依然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啊,我首先要确定一下,请问,你们的关系是——”

       紫眼睛帅哥拉起伴侣的手晃了晃——是明晃晃的对戒,
      “就两个月前的事。”
      “那祝你们新婚快乐!方便知道你们的名字吗?” 
      “弗朗西斯,他是亚瑟。”

       帅哥情侣中有一个不太爱说话,这不利于采访。
    
    “既然你们刚结婚,应该听过‘一生只能买一次的真爱戒指’吧,现在好像很流行这个。”
    
    “何止听过,这玩意儿弗朗西斯一共收着了八个。”亚瑟在说话时不经意地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来回转了几下,旋转着让它戴得更紧。

     “嗯?八个?那……您对象还真是受人欢迎呢。”我又仔细看了看紫眼睛帅哥,长得的确好看。

    “别听他瞎说,这是他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讽刺我之前的情感经历。”呃——话音刚落弗朗西斯就被踩了一脚。

     “请在‘情感经历’四个字前加上‘过于丰富’,谢谢。”

       场面有点尴尬。这和我所孰知的新婚两个月的夫夫好像不太一样。
     “那弗朗西斯还是最终选择了您,证明您在他心中……”

    “这位小姐您想多了,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受得了他,我这是牺牲自己,成全大家。”嗯,又是一脚。
       这对情侣的相处方式真是一言难尽。

    “那您们当初是如何认识的呢?一定是个很奇幻的经历吧?”我特意加重了奇幻二字。

     “高中,对没错是高中,我被老师罚站到走廊,结果看见走廊里也站着他——他隔壁班的。”
     “亚瑟看起来可不像是会被罚站的捣蛋学生啊。”我喜欢现在的对话环境。
    “那只是看起来而已,你还不了解——”
     “可以了,请您闭嘴好吗我亲爱的波诺弗瓦先生?”嗯,我开始相信弗朗西斯的话了——即使他还没说出口——显然亚瑟把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弗朗西斯先生还用卓越的翻白眼技术扮演了一位要被伴侣闷死的小可怜。
      
     “坎特,坎特……请帮我报警,拯救一个被冷血丈夫家暴的无辜帅哥……”
     “坎特,如果要播出的话,这段减掉,谢谢。” 
     “嗯……也许,我会吧。”
      当然不会!这么好玩的事一定要让大家知道。
     
    “回归故事线,你们在走廊相遇,然后呢?”
   “当时我跟他打招呼,跟他说‘嘿哥们,走廊里挺凉快哈’,这本来是个挺友好的开头,可后面我们的对话就不太友好了……”
    “弗朗西斯。不是你先挑的事吗?你都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有多欠揍。”
    “我那是开玩笑好不好?正常人都听得出来,然后我们发生了点肢体上的小冲突,最后双双被请进校长办公室。”
     
      “我知道我知道,按照剧本,你们两个从那以后就开始互相吸引,就跟小说里写的一样!”我们的采访话题是什么来着?不重要了。
       
     “不不不,准确的说,我们整个的高中生活都在致力于——”
     “让对方不爽。”
     “哦亲爱的,我就喜欢你准确的用词。”

    “那你们在高中时关系并不好?”我总算是抢回了话。
    “很差。”
    “我知道,差到都戴上戒指啦,哦对,当时是谁求的婚,我猜是弗朗西斯”

     “准确的说,我们当时谁都没求婚,脑子一热直接登记去了,结果也没看日历——4月1日,跟闹着玩似的。”
     “最可笑的是,登记的女士还提醒了我们两遍——‘确定是今天吗?今天是愚人节’,我和弗朗西斯一商量,管他妈的那么多,我就今天想结婚。”
       
      “你们那天一定不用排队了。”
      “何止不用排队?登记处的女士还送了我们一块芝士蛋糕,因为这是她上任以来第一对4月1日登记的情侣。”
       “不得不说,那蛋糕烤得真不错。好啦好啦,知道没你做的好吃。”关键信息点捕捉——弗朗西斯很会烤小蛋糕!
        
     “那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是否会拿着象征一生的真爱戒指去跟对方求婚呢?”
       老天,我终于把话题拉回来了。

   “珠宝公司的拙劣噱头罢了,何必当真呢。”
   “女生才会在意这个吧?”
    
     “啊?真的吗?”

    “我直接告诉你吧,不会,用那戒指求婚就相当于当众告诉别人——我以后一辈子就和这个傻逼过啦。并且也会给对方很大的压力。总之,我不喜欢。”亚瑟说的是实话,可是让人有点难受。
    “嗯?说的就跟我现在压力不大似的,我的戒指不给你了,冷酷无情老亚蒂。”
    “戒指管个屁用,婚都结了。”
    “承认你会把戒指给我很难吗?”
    “你是小孩子吗?”
    “告诉我嘛,我高兴了也把戒指给你。”
    “您可千万别勉强,我承受不起。”
    “啊——哥哥我的心好痛哦。”弗朗西斯娴熟的翻白眼技术又一次得到了施展机会。
    “给你!给你!给你行了吧!幼稚不幼稚啊你,二十好几的人了,丢人。”
       
     “那——很高兴认识你们!,感谢二位的配合,这个送给你们。”我示意摄影师拿出我特意准备的小礼物——两个特别可爱的钥匙扣,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青蛙。
    “弗朗西斯,这礼物还挺适合你。”亚瑟几乎是笑得花枝乱颤,不要质疑我的用词,因为真的,毫不夸张。
      
      总之他们喜欢就好啦。
      什么真爱戒指,只不过是一个固态的承诺嘛。
     
     

     

     
      

    

【完结修改中】同事间就该好好聊天21~25

纯对话注意
请配合上文食用

21.
     
     “亚瑟!”
     “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你说过你家离公司很近是吧?”
     “嗯。”
     “这是不是某种程度上我没能理解到的邀请?”
     “不是。”  
     “租金多少。” 
     “五五分摊。”
      
22.
   
    “介意我再买点家具吗?”
    “只要是你付全款,我完全不介意。”

22.5
     
   “我想换个餐桌,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觉得不用换。”
   “蓝绿色的还是纯白?”
   “别乱花钱。”
   “好——吧——老抠门亚瑟。”

23

    “你和楼下那家花里胡哨咖啡店的老板去的同一个家具城?”
    “我觉得挺好看的,再说,你的卧室我可是一点没动。”
    “你进我卧室了?”
    “没有。”
    “真没有?”
    “说没有就没有。”

24.  
     
      “你每天都开车上班?”
      “是。”
      “捎我一块去呗。”
      “油费?”
      “哇你这都斤斤计较。”
      “你当司机的话每个月负三成油费就行。”
      “资……资本家的丑恶嘴脸。”

25.
  
     “我觉得吊兰放卧室里见不着阳光,容易长不好。”
     “下车。”
     “你听我……”
     “下车。”

【完结修改中】同事间就该好好聊天16~20

纯对话注意
请配合前文食用

16.
    “怎么是热的。”
    “哥们都冬天啦。珍惜下你的胃口吧。”

17.
       
    “怎么了,又失恋了?”
    “没有,我的房东不租了,正找房子住呢。”
    “有地区要求吗。”
    “最好能离公司近点。这样还可以晚起会儿。”
    “哦。”

17.5

    “今天喝什么啊?我去楼下打印,顺便给你捎上来。”
    “我住的地方其实离公司挺近的。”
    “这我知道啊,我去过你家,忘啦?”
    “拿铁,加冰。”

18.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不想养花。”
    “你花粉过敏?”
    “不。”
    “那不就行了,还有,你当时说的是不想要,并不是不想养。”
    “这不是一个意思?”
    “反正我花都带来了,实在不想要,你椅子下面就是垃圾桶。”

19

     “嗯……那个什么……我其实不太建议茶水浇花。”
     “不用你管。”

20.

    “弗朗西斯,我觉得你的方案还是不行。”
    “倒是给个理由啊。”
    “具体原因我已经以文档的方式给你发邮件了,比较长,请耐心看完。”
      ……
    “亚瑟。”
    “嗯我在。”
    “不想修改的理由也给你发过去了,比你的还要详细点,慢慢看哥哥我不着急。”